汽车南站的最后一天过渡站就在900米外今起迎客

随着昨晚8点07分开往慈溪的班车驶出 陪伴杭城31年的汽车南站结束历史使命

周末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这是如常的一天,杭州汽车南站,人群依然三三两两。

跟往常一样,大家依然重复着那些重复了千万遍的动作——售票员打开售票窗,向外张望;安检员拿上手持安检仪,启动了安检机;司机打开车门,等待着第一波旅客的到来……

对习惯了在这值守的人们来说,这是这里的最后一班岗。今天,900米外,汽车南站过渡站将正式启动。

这也是使用了31年后旧汽车南站的最后一天。对于所有在汽车南站进出过的人们来说,这是一次集体告别。

从窗口到大厅,从业务室到小卖部

离愁别绪一点一点蔓延

6点不到,许潮红打开售票窗。这几年,汽车票实现了网购,售票大厅也装上了自助售票机,但是人工窗口还是少不了。

第一位旅客来了,他要买一张前往桐庐的车票。“没带小孩吧。”许潮红习惯性地问道,然后接过现金。

门口的服务台前,45岁的沈芳芳站在窗口,接待着旅客的咨询。

1991年,她进入杭州长运,见证了两个站的变迁。“之前我在汽车东站,后来东站搬走了,我也离开了那里,去了客运中心站。2010年我来到汽车南站,一干就是9年,没想到,要经历第二次离别。” 沈芳芳平静地说。

进门安检口,四十出头的于业侠正在登记危险物品,边上一条拉布拉多犬慵懒地伏在地上休息。

她在这里干了一年多时间,对过安检门的旅客用手持安检仪进行检查,发现有打火机之类的危险物品,要没收并进行登记。“今天,我要在晚上8点20分这里结束营业后下班,送走最后一批旅客。”于业侠说。

李金秀在候车大厅等车。她是甘肃人,家在缙云,平时在杭州打工。孩子放暑假,她一起回去陪一阵。“我不知道汽车南站要搬了。”李金秀说,她经常会在汽车南站坐车,因为方便,车子能直接到家门口——壶镇。这几年,虽然开通了高铁,她还是喜欢坐大巴。“高铁票不好买,还不能直接到家,还是坐汽车好。”李金秀说。听说以后要去其他车站坐车,她有点惆怅:10多年在这里坐车,有哪些班次,有哪些公交,已经如数家珍,换个车站还真不习惯。

123下一页全文阅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汽车南站的最后一天过渡站就在900米外今起迎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