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事件风口,育儿专家张思莱全球母婴大会重磅发声:母婴企业爱心应在利益之前

  7月23日,由母婴行业观察主办的“全球资源 中国机会·2018全球母婴大会”进入第二天。 母婴行业观察创始人杨德勇现场对话知名育儿专家畅聊母婴行业那些该做好却没做好的事儿。

  1、疫苗事件的本质问题是什么?

  杨德勇:今天的主题是“该做的与没做好的”,我们不聊育儿聊点行业的东西,看行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是母婴人应该做好却做不好的。第一个问题有点沉重,从最近的疫苗事件说起,为什么会发生这样让常人很难理解的东西?是体制上的原因?还是人?还是规范不够?

  张思莱:疫苗接种和所有母婴行业疫苗宣传的性质是一样的,都是为孩子服务的。为什么疫苗出现这些问题呢?第一这个人对孩子没有爱心。第二追求利润,利润对任何的厂家来说都不是坏事,但关键点是你怎么获得利润。疫苗生产同样也是追求利润、涂改数据加上监管没有到位,所以才出现一系列的问题。

  在网络上大家都说,这相当于杀人一样可恨。所以我们应该严惩,但是严惩过后我又在想一个问题,在几年前三鹿氰胺事情出来后造成了国人对国产奶粉失去信心,至今都没有扭转过来。大家想一想今天疫苗又出了问题,会不会再出现对国产疫苗失去信心?在此背后我也在想另外一股暗流,为什么现在所有的舆论都铺向了国产疫苗?为什么没有想到进口疫苗也会出现问题?比如说前一阶段的五联疫苗出现的问题就是效价不够,这次百白破出现的问题也是效价不够。 我一直在说国产疫苗和进口疫苗只要符合国家标准就是合格的疫苗,就是安全的疫苗。所以在这种形象下希望大家有冷静的头脑思考,千万别让国产疫苗再出现像三鹿氰胺事件后国产奶粉走向低谷的情况。

  2、国产奶粉与进口奶粉的区别

  杨德勇:我特别想知道进口奶粉和国产奶粉的区别只是三聚氰胺吗?

  张思莱:从目前这种情况来看,我觉得只要是符合国家生产标准,配方且经国家批准的,这些奶粉都是不错的奶粉。国产奶粉现在已经做的相当不错了。昨天杨总给我提出一个问题说你的两个外孙子现在要选择奶粉的话你给自己的孩子选择国产吗?我说这个问题你给我问的太尖锐了,因为我那两个外孙子当初吃奶粉的时候,国产奶粉正处在低谷状态,当时我选择了另外一个品牌的进口奶粉。

  我特别想和大家说,配方奶粉各个厂家特别多,互相竞争也非常激烈,但我希望竞争是在产品性能上的竞争,而不是底下恶意的竞争。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有的配方奶粉生产厂家在给消费者宣传时说产品是把奶牛场的奶挤出来后直接送到工厂里生产,这是湿法工艺,这减少了很多污染的各个环节,生产出来的产品特别好。紧接着就说了有的奶粉厂家自己没条件要到新西兰买奶粉,买奶粉经过赤道炎热的天到我们这儿再生产,你想想奶粉坏不坏?怎么能够生产呢?对一般老百姓来说他不理解这个,我们用干奶粉重新湿化是属于干湿法工艺,也是我们国家同意的。但是你用这种竞争方法诋毁另一个配方奶粉厂家是不合适的。

  消费者教育一定要从对宝宝有利的方面进行教育,我跟这些厂家接触的最多,我太了解这些厂家了。我跟所有母婴行业的人也说,做母婴行业是良心的行业,你要纯粹就想赚利润的话你会对不住孩子的。希望今天在座的各位厂家听听我作为消费者、儿科专家说的话,谢谢你们听我的话!

  杨德勇:第一现在国产奶粉的质量也是不错的,要有信心; 第二不要恶性竞争,为了行业发展大家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奶粉企业在宣传的时候,有没有更好的方式很简单地告诉消费者奶粉是怎么样的?

  张思莱:作为今天母婴行业的所有职业者对消费者教育是非常重要的,配方奶粉的消费者教育要进行正确的科学教育,不要一味地说产品怎么好,应该说母乳喂养孩子发育所需要的营养素是什么,这个讲好了对宝宝发育是最有用的。

  现在所有配方奶粉厂家都把医务渠道取消了,很重要的原因是原来医务销售是跟医生联系的太密切了,在密切过程中采取的手法不好,但不能说医务渠道没有作用,医务对消费者的教育是非常有用的,只有做好了消费者教育才能对产品有亲密的黏合度。第一阶段换第二阶段的奶粉是转牌特别多的时候,这时消费者教育没做好的话可能会流失大量的客户。在这些问题上,配方奶粉厂家不应该把医务渠道给取消,可以少点人,但医务在做消费者教育绝对比业务、销售做的好。

  3、如何做消费者教育?

  杨德勇:您经历的主流妈妈人群都是80后、90后,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对育儿和养育的需求有变化吗?有没有一种可能性把养儿育儿定制化,每个人都拥有一个张思莱,这不就解决了吗?

  张思莱:在做消费者教育方面 , 很多人都注重在有孩子 后 增加消费者的粘合度。我觉得最大的教育是给家长的教育,这个阶段的教育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按道理来说应该从备孕开始,但备孕的时候年轻家长不重视,怀孕后一定要抓住孕妇的教育。 当然 这个时候 也不见得 完全起作用 , 因为在养育孩子过程中随时都可能发现问题,但在 这个时候如 果母婴店能够组织起来,这就是非常好的,所以我非常赞同孩子王的做法,孩子王所有的营业员都拿到了育婴师执照,所以在指导的过程中做的非常好。

  4、国产纸尿裤与外资纸尿裤的区别

  杨德勇:您还记得您外孙的纸尿裤用的是国产的还是国外的?

  张思莱:我大外孙13岁了小外孙也6岁了,当时最早进来的纸尿裤都是好奇,后来小外孙用的是花王,因为我对比两个以后觉得花王还是很好用的,但是我现在看到出现了很多新的纸尿裤,很多品牌没用过,所以我也不太清楚。我记得前阶段6月份我给淘宝、天猫做了一期节目,当时有一家纸尿裤厂家在做,当时我就提出来了一个纸尿裤好,通气好,一定是柔软的,一定是合身的,而且锁水的功能也好,这是家长最需要用的。现在国产纸尿裤都做的非常好了,但话说回来,还是得给孩子试用一下才能知道好不好。

  5、早教有必要吗?

  杨德勇:现在早教在低幼化,0-3就开始教育了,您觉得在3岁前报各种班有没有必要?

  张思莱:0~3岁的早期教育没有纳入到中国的教育体系里,3岁以后就可以。各种早教机构五花八门,我写的《育儿手记》一书里,我抨击了早教双语机构,0~3岁教育阶段孩子的学习主要是母语,母语掌握了后才会逐渐接受第二种语言。另外0~3岁阶段送到早教班一个星期也就一次两次,大家知道学习语言是需要环境的,大环境都是汉语,到那儿1岁左右的孩子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在家带着孩子去的往往都是隔代人和阿姨。但0~3岁的早期教育是给妈妈教育,告诉妈妈跟孩子互动过程中发现孩子的什么情况,然后继续进行互动帮助孩子发育,所以很多家长不明白,他们认为早期教育就是给孩子进行教育,这是绝对错误的。

  现在的早教机构没有统一的规章,没有人来监管。教育部新任部长已经开始考虑把0~3岁纳入到家庭教育体系里,也许国家要监管这一项,因为发达国家像美国0~3岁的早期教育已经纳入到体系里了,而我们国家早期教育专业是从3岁以后才有的,所以这个阶段是很空档的阶段。

  6、支持二胎和三代同养

  杨德勇:2016年二胎有高峰,2017年下滑,2018年还是会下滑,在生育问题上您怎么看,怎么让事情走上正轨?您支持一胎?二胎?三胎?

  张思莱:我是绝对支持二胎的,因为我自己就是独生子女,所以我特别体会这一点。最近我要给得道做一个隔代育儿的栏目,之所以老龄化这么严重,隔代育儿这么普遍,是因为我们在为国家30年计划生育政策买单,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老龄社会都解决不了,更何况30年不是短的时间,恰巧国家福利事业没有跟上。

  我特别赞成的是三代同养,对年轻人来说又能够很好地孝敬老人,老人又帮助他带孩子解决后顾之忧,所以中国特色的隔代育儿也是很好的现象。

  7、呼吁母婴企业做更多的公益

  杨德勇:您 除了 热心做宣讲、教育外,还热心公益,是因为已经把一切都看透了,还是觉得有意义想做好?

  张思莱:我今年已经74岁了,但是我是儿科专业的,我热爱我的专业,我愿意孩子越来越好。我在世界上肯定也不会再生存太多年头了,为什么我不把我的知识贡献出来呢,这就是我在全国巡讲的动力。同时我特别希望母婴产业的人应该贡献公益之心。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成立了“中国母乳库”,成立“中国母乳库”遇到了很多困难,在北美、南美等好多先进发达的国家母乳库都普遍建立起来了,是抢救低体重儿、危重孩子非常重要的食品,我们建立母乳库的困难非常多,现在做的是公益捐献,完全免费使用。但大家想想妈妈的母乳合格不合格是需要化验的,化验的经费大概是每个孩子400块钱,更何况奶瓶奶嘴、储奶袋都是一次性消费,使用的吸奶器都要经常性消毒。

  你想想哪个院长愿意这么做的?院长很困难的,这个资金出不来的。我们在做中国母乳库项目时有一些厂家给予我们支持,吸奶器、冰箱、设备都给我们支持,但这远远不够。我特别希望所有的母婴产业在追求利润的时候能不能多做一些公益活动,这些公益活动对你们产品的美誉提升是非常有好处的。 为了孩子的将来成长, 我呼吁所有的母婴企业多做一些公益的事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疫苗事件风口,育儿专家张思莱全球母婴大会重磅发声:母婴企业爱心应在利益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