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涛道歉:父亲参与育儿后,家庭育儿的性别观念进步了多少?

记者:赵蕴娴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郭涛就育儿书中不当言论道歉




郭涛道歉:父亲参与育儿后,家庭育儿的性别观念进步了多少?
最近,演员郭涛在2014年出版的书籍《父亲的力量》登上微博热搜。网友指出,这本书中“男孩要有男孩样,女孩要有女孩样”的育儿观念充斥着大量的性别刻板印象,而郭涛在书中用“爱慕虚荣”等字眼贬低女演员、谈论自己“打女人”的经历也引发众怒。4月30日晚,郭涛在微博发文,为自己书中的“不当言论”道歉,郭涛同时表示,自己对女性并无任何偏见,会在未来做到言行合一,尊重女性的价值观念和职业选择。
郭涛所谓的“男孩要有男孩样,女孩要有女孩样”,用书中的话说得具体一些,就是认为男孩应该“去表达、去张扬”,去“征服世界”,而女孩最重要的是“找到情感的归宿”。在郭涛看来,如果一个女孩能像他的妻子李燃一样,“围着孩子、老公和老人转”而“自得其乐”,那么就可以说是“集中国女性传统美德之大成”的典范女性,也即是一个家庭教育成功的表现。
《父亲的力量》刚刚出版时,书中的性别偏见与歧视言论没有激起公众太大的反应,出版方也未觉不妥,直至六年后才在网上引发舆论风波,许多人嘲讽郭涛“人设崩塌”、“《父母爱情》白演了”。然而,仔细回看郭涛的过往行为和言论,无论是他本人在2013年热播的《爸爸去哪儿》中的表现,还是在《父母爱情》中饰演的江德海,“严父”的形象都带有浓烈的大男子主义气息,人设不但没有“崩塌”,反倒可以说是连贯如一。公众号“做书”认为,《父亲的力量》此次被翻出来讨论,是因为“外面的天变了”,在经历了全球反性骚扰运动与林奕含之死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到性别平权的反思和努力当中。
从性别平等的角度来看,郭涛夫妇的育儿经是十分陈腐的。公众号“萝严肃”指出,在《父亲的力量》中,李燃有关“称职妈妈”的言论之所以引人反感,是因为她将自己“付出和牺牲”的心得强加在其他母亲身上,把自己的“人生选择”上升到所有女性都应该遵守的纲常伦理。郭涛时刻警惕着奶奶在儿子面前谈论“对男人没有意义的生活琐事”,认为对国家大事的关注和对日常琐碎的唠叨是“男女间天然的差别”,李燃又把“集中国女性传统美德之大成”当作对女性的最高褒奖,如果一对夫妇秉持这样的观念进行育儿,那么不管他们再怎么努力,也终究走不出性别刻板印象的牢笼了。
《爸爸去哪儿》播出后,曾一度在观众中引发共鸣,并激起了社会对家庭教育问题的讨论。一方面,名人父亲与孩子相处时间不多的经历其实与中国大部分家庭的情况相仿,父亲独自携带孩子出游的节目形式让不少嘉宾和观众意识到“传统型”父亲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缺位,社会亦越发呼吁男性应当更直接地参与育儿,而不是一心扑在事业上,有关“丧偶式育儿”的讨论也注意到现代女性所面临的家庭与事业双重压力。但另一方面,关于父亲缺位的焦虑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男孩教育缺失”为底色的。一种观点认为,如果男孩在成长过程中缺少了父亲的陪伴,没有父亲的“男子气概”作为榜样,那么他长大之后就会变得柔弱、软弱,甚至是“娘”。《父亲的力量》即以“培养男子汉气概”为噱头,在郭涛的书写中,也可以随处看到他想要向儿子传递“男子气概”的愿望。
郭涛在《父亲的力量》中强调要向儿子传递“男子气概”。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上海纽约大学心理学助理教授李萱曾在“一席”演讲“爸爸有啥用?”中指出,父母在带孩子方面的相似性实际上远远大于差异性,没有证据表明,母亲不能传递给孩子勇敢、坚毅、有魄力、有胸怀等品质,父亲缺位不是“少了一个性别”的问题,而是“缺了一个人”的问题。李萱认为,父亲参与育儿的好处不在于男性可以提供一些女性没有的特质,弥补所谓的“天然差异和不足”,而是靠他作为“一个人”和“一个家长”与伴侣一起协作,故而,融洽的婚姻关系是父亲参与育儿不可或缺的努力。在过往对父亲育儿的讨论中,婚姻关系的作用往往被亲子关系所掩盖,父亲与孩子的关系可能更亲近平等了,但他与妻子的关系可能是未经反思的。李萱在演讲中提到,《爸爸去哪儿》第一季的明星爸爸们在接受采访时,大多只谈及自己与孩子的关系如何改善,倒是郭涛感慨“老婆太不容易了”。
重亲子、轻伴侣的现象同“男孩教育”、“传统女性特质培养”一样,是中国近百年来父亲作为“家长”的一面与“男性”的一面变化步调不一造成的。李萱在论文“The ‘Nursing Dad’? Constructs of Fatherhood in Chinese Popular Media”中指出,传统儒教中的父亲在家庭长幼秩序与性别两个向度上都享有绝对权威,近百年来,父亲的“家长”权威受到巨大挑战,与子女的关系更趋向陪伴、倾听、平等,但性别观念的变化却相对迟缓,性别平等很难在作为“男性”的父亲在与伴侣和孩子的关系中体现。正是由于父亲角色在两个向度上的异步变化,郭涛夫妇所代表的那种育儿观念才会既重视父亲的参与,又处处显现出性别认识的狭隘,让男性育儿参与流于“性别平等”的表面。
值得注意的是,在提倡育儿性别平等的浪潮中,人们似乎将焦点对准了女孩,却忽略了男孩,仿佛遭受刻板印象压迫的只有女性。复旦大学社会发展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张聪在接受界面文化(ID: Booksandfun)采访时指明,忽视男性在性别刻板印象中的遭遇,会导致性别问题成为“女性问题”。文章指出,如果继续用“不许哭”、“不准胆怯”、“不可敏感”等刻板印象规训男孩,那么女孩在性别平权上的觉醒也无法阻止“有毒男性气质”(toxic masculinity)的养成,两性群体间先进与落后的性别观念会产生越来越多的冲突——当女性不再遵循以男性为尊的规则时,就会被认为是对男性的侮辱,并遭受打压和报复。
此次郭涛事件中针对育儿性别刻板印象的反思以及对女性“贤妻良母”言论的批判和过往的平权运动一样,不可能一举扭转家庭与社会中性别不平等的局面,批评一本六年前出版的书籍也不意味着女权主义在今天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家庭育儿中的性别平权运动依旧需要更多的关注和努力。另外,不管是几年前对父亲参与育儿的呼吁,还是如今对育儿性别平等的讨论,农村家庭的状况都被排除在外,亟待研究与报道。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郭涛道歉:父亲参与育儿后,家庭育儿的性别观念进步了多少?